GBA
华声公司的办事处来了有一阵子了
新闻来源:admin   添加时间:2018-08-17 20:25   浏览次数:

  南非世界杯开幕在即,上海一家为世界杯生产吉祥物产品工厂却陷入了一场漩涡。先是被莫名指责超时用工是“血汗工厂”,随后巨额订单被国际足联品牌授权机构叫停。尽管这家中国企业到处喊冤,但至今真相难明。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应该成为对时常加班的国内企业一个提醒——不尊重劳动者的权利,就可能被认为是“血汗工厂”。

  2010年3月15日下午5时,随着一声电铃响起,位于上海市嘉定郊区的上海华声塑胶工艺礼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声公司)员工迎来了自己的下班时间。他们三三两两地步出厂门,轻松的表情,让人几乎无法与几天前发生的“血汗工厂”事件联系起来。“公司没有停产吗?”“哪有,就是活儿比以前少了。”一位梳着马尾辫、操江浙口音的女工告诉本报记者,自南非世界杯吉祥物扎库米的订单被叫停后,公司是走了一些工人,但厂子其他种类的玩具在生产,感觉影响不大。

  然而,就在几天之前,陷入“血汗工厂”事件漩涡中的华声公司,还在通过各种渠道和声音,极力抵挡和消弭外媒报道所带来的巨大冲击。有业内人士分析,尽管吉祥物订单被叫停只是暂时,但由于距离世界杯开幕已经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因而即使能够尽快恢复生产,对一个企业来说,也将是一次不小的考验。

  1月下旬,就在距离南非世界杯开幕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一篇外媒报道,让生产世界杯吉祥物——扎库米的华声公司恍如被突然泼了一头冷水。

  这篇报道中国“血汗工厂”的文章刊登在英国一家名为 《NEWSOFWORLD》(世界新闻报)的报纸上,记者叫SimonParry。根据该报道,生产世界杯吉祥物扎库米的华声公司是一家血汗工厂,直指公司工人工作环境恶劣、待遇差;而紧随其后,南非的《SUNDAYTIMES》(星期日泰晤士报)也刊登了一篇内容大致相同的文章,该文章指出,生产扎库米的华声公司存在着对工人的剥削行为,其理由是超时用工,为了多赚钱,工人们每天加班加点工作,有时整月得不到休息,而外来务工职员有时会在灯光昏暗的厂房里加班到夜里11点。

  报道还称,虽然工人们辛苦工作,但每月只能拿到800元的微薄收入,比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低160元。何况再减去160元的食宿费,他们每天实得的报酬大约只有约21元。更耸人听闻的是,该报道称在这些疲惫的工人当中,还有一些工人甚至没有成年……

  随着外媒“血汗工厂”报道的传播,国际足联(FIFA)品牌授权机构、全球授权代表GBG(GlobalBrandsGroup)在3月9日宣布暂停华声公司生产南非世界杯足球赛吉祥物的合同。GBG指出,凡与其缔结授权协议的持牌人及各自分包工厂和制造商,都有责任遵守世界体育用品业联合会(WFSGI)的守则、声明的基本原则和国际劳工组织(ILO)承认的工作权利。基于此,在媒体曝光了华声公司的用工问题后,GBG便立即派独立的国际性调查公司对该公司进行调查。

  据媒体报道,经过调查,查明华声公司存在一些违反GBG社会责任政策的事项,于是,依据这一结果,秒速时时彩投注GBG决定要求华声公司进行整改,“以做出必要的改进”。在这段时间,华声公司制造吉祥物塑胶雕塑的批准被暂停,而暂停的期限,据路透社报道称,将直到该工作条件改善为止。

  成立于1975年的华声公司,是一家生产符合环保要求的无毒的塑胶制品、服装模特、商品货架、医学模型和模具的专业公司。从其网站的“企业大事记”记载来看,最初成立于香港的华声公司旨在建立以塑胶礼品、展览道具为主要经营方向的国际贸易商行。到了1999年,该公司才在上海嘉定南翔镇设厂,2001年,又在上海市中心的长寿路设立了办事处。

  面对突然而来的遭遇,华声公司在“喊冤”的同时,也在寻求法律途径解决。对于英国和南非两篇报道所指责的该公司的种种,华声公司解释称,公司严格遵守国家用工时间一周40小时的规定,但由于此前是计件工资制,因而公司并不要求员工每天具体的工作时间,员工可根据各自情况进行调休。

  而加班纯属自愿,绝对不超过晚上10点,而加班,公司会相应给予报酬。就工资情况,发言人指出,公司按照完成产品的计件给予薪酬,对没有达到要求的,公司也会发放国家规定的960元最低工资,至于使用未成年工人,华声公司称每名员工进厂都须持身份证进行登记,而登记名册又在劳动局等监管部门有备份,因此绝不存在使用童工现象。

  尽管随着华声公司的严正交涉,登载于英国媒体网站的“血汗工厂”报道被撤了下来,然而,作为企业,由于无法及时获得更为全面的信息,针对未来的终极维权,公司方面也深知并不平坦。

  由于保密的原因,至今人们还无从得知到底华声公司拿到的是生产多少扎库米的订单。但即便如此,作为一份颇有影响力的世界杯吉祥物的生产订单,损失肯定不小。

  根据华声公司公布的地址,本报记者日前来到上海市常德路宝华大厦1909室,发现这里已被另一家新公司入驻,大厦安保人员称,早在数月前,华声公司就已经不在这里办公了。随后记者找到位于长寿大厦1603室的公司设在上海的办事处,但敲开贴有“福”字的房门后,却被一位女工作人员堵在门外,称该公司发言人已就此事作出声明,至于采访具体情况需要预约才行。据大厦保安介绍,该大厦虽为住宅性质,却驻有很多公司,华声公司的办事处来了有一阵子了。

  15日下午,本报记者在嘉定南翔镇辗转找到位于众乐路永乐村的华声公司。公司坐南朝北,坐落在路的西端,看上去规模不大,一时很难与生产世界杯吉祥物的企业联系在一起。据当地人说,村子里的房子很多都被附近厂子里的工人租了,走在路上的年轻人,大多数都是外地打工者。

  由于公司门卫不许本报记者进入公司,故除了大门后面的一排厂房外,再看不到其他建筑。而厂房的墙上,很多墙皮已经剥落。挨到工人下班,本报记者发现,身穿蓝色制服的女工走出厂门不远,便都朝左拐的一个巷子进去,而三拐两拐之后,都走进了一个大院子,院子的大门锁着,只留下一个小门出入,门口有男子把门。透过大门,能看到很多工人都走进了院内一幢大楼,然后又有工人换便装来到场院里吃饭,在本报记者拍照时,一名中年妇女骑着电动车在身后喊:“你拍什么拍,谁让你来拍的!”院内便有几名男子陆续走出制止。后有工人透露说,自从上次那个外国人采访之后,公司就十分警惕记者采访,但实际上公司管理还是很正规的。

  据工人介绍,公司有四个主要的部门,即着色部、搪胶部、喷油部和包装部。一位着色部的工人徐燕(化名)听说记者问起关于工人的工作条件,她说还差不多,“公司管吃管住,不错啦”,而针对工资,她说自从出了那事后,他们的工资已经从计件转成计时了,不过,“订单被停,活就少了”。

  问起这里的工资,来自安徽的女工卢秋(化名)说:“这儿工资一天30元,没什么意思。”但这种说法,立即遭到来自贵州仁怀的女工王玲(化名)的否认:“没那么低吧,我们包装部每月至少都在1500元以上,有时还会拿2000多元。”

  同王玲一起的女工张影(化名)说,她是当天才进厂的,只看不做,“工作环境还可以,一个人一张桌子,全是手工活儿”,她说,她已决定在这里干,只不过这里每顿饭三个菜,没一个有辣子,所以想赶紧租房,自己做饭吃。“在南翔当地,我们这样工资的,至少也算中等。”一位女工称,虽然刚走了一批工人,但公司的条件不赖,等生意好了,还会有外地的工人来。

  在“血汗工厂”报道引发华声公司被暂停订单一事发生后,中华全国总工会国际联络部也给予了高度关注。16日下午,该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总工会得知情况后,曾委托上海市总工会对此进行调查。就调查的结果,中华全国总工会将借南非总工会相关职员访华期间,与其进行沟通。而从目前调查情况看,尚未发现该公司在用工方面存在哪些问题。

  而与此同时,国际足联全球授权代表(GBG)也已经要求第三方调查机构Intertek对华声公司进行调查,预计调查结果会在四月份公布。

  回顾“血汗工厂”报道的出炉,华声公司颇有“茶壶里煮饺子”之感。据悉,事件缘起于今年一月中旬,一个自称是采购商的英国人来到该公司,因其说对公司生产的产品很感兴趣,想看下样品,当时公司员工便热情接待了他,随后双方还互留了联系方式。自该男子走后,公司还给他打过电话,希望能接到订单,可是后来一直没有结果,最后就根本打不通了。据工人称,当时这个英国男子并未去车间进行采访,而只是在办公区问了几名工人。

  此事过去一段时间后,等华声公司后来与南非方面联系方得知,英国和南非媒体早已将该公司以“血汗工厂”的形象见诸报端,这时华声公司才明白过来,当时所谓的英国采购商实际上是一名记者。对此,华声公司公开表示:“报道中对于华声的种种指责纯属子虚乌有,华声方面自始至终也没有接受过任何国外媒体的采访。”

  尽管从外观上看,华声公司不像一家大公司,但该公司却为迪斯尼、华纳、法国电视三台等加工制作各种衍生产品,如动画片《马丁的早晨》系列。而且,还曾为日本可口可乐公司生产QOO公仔,公司称“在40天内,交付300万套,合计约2000多万个零件”,足以显示公司的强大实力。

  经了解,华声公司曾在2009年获得了国家3C强制认证。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虽然3C标志并不是质量标志,但却是一种最基础的安全认证,3C认证是国家对强制性产品认证使用的统一标志。作为国家安全认证(CCEE)、进口安全质量许可制度(CCIB)、中国电磁兼容认证(EMC)三合一的“CCC”权威认证,是我国政府按照世贸组织有关协议和国际通行规则,为保护广大消费者人身和动植物生命安全,保护环境、保护国家安全,依照法律法规实施的一种产品合格评定制度。

  此外,本报记者了解到,华声公司塑胶产品均为OEM产品,而所谓OEM,即为受托厂商按原厂需求与授权,依特定条件进行生产之意,并不向外界进行批发销售、不向未获得授权的客户提供加工订做。浏览其公司网站,仅从其合作的国内多家大型知名企业来看,公司真相的确不能靠“貌相”。

  尽管随着华声公司的努力,“血汗工厂”事件渐趋平息,但外媒报道的影响却并未完全消除。

  对于这件事的起因和动机,至今坊间存在多种说法,而其中持“就业论”较多。据称,此前南非总工会西开普省分会就曾通过罢工,来强迫政府限制从中国进口2010年南非世界杯吉祥物扎库米和南非男子足球国家队促销队服。因为如不限制,就将会使南非的失业状况更加恶化。

  正基于此,有业内知情人透露,之所以订单被叫停,即是南非方面以中国工厂环境不好作为借口希望把生产放在南非国内的一种手腕,而此番要求GBG方面重新调查,更显示为南非工会的一种“授意”之举。

  据媒体公开报道称,由于目前南非失业率已接近25%。为了扩大就业,南非总工会曾要求所有世界杯用品都在南非制造,以便提高本国就业率——但是,是否真的因为就业的原因,就有人炮制了这次“血汗工厂”事件,以期让订单重新流回南非呢?

  尽管难以有足够证据来证实这种猜想,但首篇关于血汗工厂的报道,却的确有些耐人寻味。据上海《新闻晨报》报道称,该记者SimonParry系一位资深独立撰稿人,曾专注于中国、东南亚等地区发展问题的报道。不过,令人疑惑的是,SimonParry在去年曾撰写了一篇与华声公司报道非常相似的“印尼血汗工厂”报道。“这篇发表于2009年6月14日的报道中描述印尼工人‘每天只挣2英镑’,‘连续工作12小时’,与2010年1月24日对华声公司用工问题的报道有多处相似点。而且两篇报道的文章结构、措辞语气、照片拍摄角度都十分相近。受采访的工人也大多是20岁左右的女性,均表达了对车间环境脏乱、炎热,工资只能维持生计的不满。”

  虽然这种比对无法更深一层地解释某些问题与事件背后的玄机,但多少会对报道的公正性产生质疑。华声公司发言人称,中国政府对工作时间、最低工资都有严格的法律规定,作为一家在上海有着多年历史的正规企业,华声公司都是严格按法律办事,且从企业的长远发展考虑,公司也不会做外媒报道的那些事。

  华声公司一位负责人还公开表示,为了获得订单,早在2008年公司就开始进行扎库米的图纸设计,此次订单若最终不能恢复,将使全体员工的辛苦努力付之东流。但即便如此,公司方面也称,作为一家已经经营了十年的有资质的国内塑胶工艺礼品企业,客户源并不少,就算南非世界杯吉祥物订单失去,对企业也不会造成根本性的震动。

  分析人士认为,不管最终结果怎样,除了东西方文化差异外,该事件还可看做是对部分国内企业的一个提醒:超时用工、加班加点赶活,虽然被很多管理者视为天经地义,是企业竞争力和活力的体现,甚至也是员工爱岗敬业多挣钱的自愿行为。但从另外一种劳动价值观看来,则有可能被视为“血汗工厂”。劳动者不应仅被看做是“经济动物”,只知道以工换酬、多劳多得,其基本权利和应得的尊重,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被有意或无意地忽视,这也是现代文明对企业的一个基本道德要求。

  “扎库米”是南非世界杯的吉祥物,它是一只手托足球,长相非常可爱的卡通非洲小猎豹,它长着一头绿色鬃毛,这代表了足球的绿茵场。猎豹是陆上奔跑速度最快的动物,主要分布在非洲。

  南非世界杯赛组委会为这个小豹子取名“扎库米”(Zakumi),“扎库米”名字中的头两个字母ZA,是南非11种官方语言中最主要语言南非语中“南非”的缩写;后面的字母KUMI在许多非洲语言中的意思都是“10”,意味着南非世界杯举办的年份。

  在南部非洲的一些语言中,“扎库米”也有“欢迎前来”的意思。“扎库米”代表南非的人民、地理和精神。

   

在线客服

  • QQ交谈
  • 电话:0758-99882261
  • 微信号:9986217812